ag遠捚よ耦泆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盧靜怡廣州報道)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王志民在開幕致辭時表示,探討「一流灣區.媒體擔當」,也是在交流如何寫好粵港澳大灣區這篇「世界級」大文章。對此,他認為大灣區需要凝心聚力的推動者、創新精神的傳播者以及奮鬥故事的講述者,希望媒體人做大合作「朋友圈」,構建文化「同心圓」,合力推動大灣區建設。「大灣區」成新聞熱詞王志民在致辭中表示,2017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香港親自見證《深化粵港澳合作.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簽署,正式開啟大灣區建設的新征程。兩年來,「大灣區」成為新聞報道中的熱詞,形成巨大的灣區「磁場效應」。「大灣區需要凝心聚力的推動者。」王志民說,香港社會各界普遍把大灣區建設作為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實現更好發展的重要機遇和平台,參與熱情前所未有。從「有感」到「有行動」,希望媒體能架起信息「高速路」,築起情感「連心橋」,做大合作「朋友圈」,構建文化「同心圓」,合力推動大灣區建設。盼助國際科創中心建設「大灣區需要創新精神的傳播者。」王志民說,大灣區澎湃茬郱~的激情,是培育新事物新模式的熱土。在香港,林鄭月娥行政長官主持成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督導委員會」,投入1,000億港元支持創科發展,每年發放1,000個永久居民配額吸引科創人才。希望媒體朋友們採擷創新的火花,以創新理念、創新手段,傳播好創新精神,助力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大灣區需要奮鬥故事的講述者。」王志民指出,日新月異的大灣區,每天都在演繹精彩感人的奮鬥故事。希望媒體多發現「亮點」、關注「熱點」、找到「痛點」,以了解促進理解,以互動增進互助,以共商實現共贏,成就更多精彩奮鬥故事。王志民表示,粵港澳大灣區戰略源於「一國兩制」,得益於「一國兩制」,必將不斷豐富「一國兩制」。我們堅信,只要堅守「一國之本」,「兩制」道路一定會能越走越寬廣。習近平總書記謀劃的「我們既要把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建設好,也要把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建設好」的美好明天一定能實現。承載荂u兩個建設好」偉大使命的粵港澳大灣區,一定會成為全球最璀璨的一流灣區。

  • 痔諦溼恀ㄩ 952964
  • 痔恅杅講ㄩ 999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05-21 08:49:59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奧地利副總理施特拉赫前日被揭涉及「通俄」後,宣佈辭任副總理及極右民粹政黨自由黨黨魁,但仍未能平息民憤,約5,000人前日在總理府外抗議,要求解散政府。總理庫爾茨其後宣佈解散執政聯盟,提請總統范德貝倫授權提前舉行大選。范德貝倫已建議9月初舉行大選。德國傳媒日前報道,施特拉赫前年與一名自稱代表俄羅斯富豪的女性會晤,提及若後者資助自由黨角逐同年10月大選,便會在上台後向對方提供政府合約作回報,相關會面的片段被偷拍,事件曝光後舉國震驚。庫爾茨其後在總理府舉行記者會,稱自由黨過往多次捲入反猶及種族歧視爭議,他一直忍氣吞聲,但自由黨今次的行為損害國家聲譽,他領導的人民黨無法再與對方聯合執政,故已向總統建議提前舉行大選。默克爾批極右政客「待價而沽」自由黨近年高舉反移民及民族主義旗號,逐漸冒起,原本寄望在本周的歐洲議會選舉乘勢取得議席進賬,但在捲入「通俄」醜聞後,選情料受重挫。德國總理默克爾昨日亦形容極右政客是「待價而沽」,試圖摧毀打擊貪腐及保護少數族裔等歐洲核心價值,歐洲必須堅決抗衡極右勢力。■綜合報道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780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553ㄘ

2014爛ㄗ226ㄘ

2013爛ㄗ804ㄘ

2012爛ㄗ84ㄘ

隆堐

煦濬ㄩ 毞秫厙

ag遠捚よ耦泆ㄛ18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應約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通電話,就經貿磋商和台灣問題等強硬表態,敦促美方不要走得太遠了。連日來,央視、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等官媒,亦接連就中美經貿磋商等問題發出有力聲音,亮明「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的堅定原則。面對世界頭號霸主美國,中國敢於叫板碰硬,是因為在涉及核心利益和原則問題上,中國沒有任何可以退讓的餘地;中國硬氣回應美方的背後,正是源於中國對自身實力和發展的信心。關注經貿台灣伊朗問題從中國外交部對外發佈的消息稿中可以看出,王毅與蓬佩奧通電話重點談了三件事:經貿談判、台灣問題、伊朗問題等國際地區問題。當前,經貿談判陷入困境,而問題的關鍵就是美方漫天要價,不斷提出違背中方核心利益的無理要求,中方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在台灣問題上,從「與台灣交往法」到「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再到「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和「台灣保證法」,美國也不斷大打「台灣牌」,挑戰「一中」原則紅線。在國際地區熱點問題上,美國亦大搞「長臂管轄」和霸凌主義,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當然要做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捍衛者。必須維護國家正當利益近年來,美國政府推出「印太戰略」,並在國家安全戰略中將中國視為主要挑戰者之一。與以往明顯不同的是,美國對中國的遏制不再僅限於政治、軍事、安全領域,還加重從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對華全面進行圍堵。連日來,央視電影頻道臨時調整節目時間,播出了抗美援朝老片,引發民眾的熱烈討論,也受到外電關注。上甘嶺戰役改變了朝鮮戰爭的形勢。正如《上甘嶺》主題歌《我的祖國》所唱,「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牠的有獵槍。」面對各種極限式的無理打壓,中方必須維護國家的正當利益,響應人民的普遍呼聲。事實上,任何國家的發展從根本上都要靠自己,而中國完全有實力,未來也更有能力再實現自身更好發展,並繼續深化同各國間的互利共贏。■香港文匯報記者葛沖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參觀肇慶,聽取肇慶市政府介紹肇慶新區的規劃,規劃當中包含根據香港居民生活習慣而建的「香港城」。長期以來,本港不少政黨和有識之士一再提出在內地建設「香港城」的構想和建議,擴大港人的生活、發展空間,以利養老安居。肇慶建設「香港城」,將構想變成現實,正是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的創新嘗試。特區政府應大力支持、推動有關項目,讓「香港城」名副其實,從而吸引、鼓勵港人安居大灣區。地少人多問題一直困擾本港,而且日益嚴重,導致居住、發展面臨嚴重制約。長期以來,不少有識之士建議特區政府應向中央爭取,在內地建設「飛地」,以滿足本港市民居住需求,安排長者養老,為經濟發展增添空間、注入動力。今年兩會期間,多名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議案、提案,就建議在廣東省內設「香港城」,興建公屋、居屋供港人居住。肇慶規劃中的「香港城」,由香港設計師設計,旨在為港人打造類似香港的居住環境。項目面積8平方公里,有完善的社區生活設施,例如醫院、學校,體育館、商場等。周邊更有香港理工大學及公開大學與肇慶合作興建的分校,以及為香港、澳門青年而設的創業園,既可吸引港青北上創業,也方便他們帶同父母移居當地養老。隨荌空K香港段和港珠澳大橋相繼通車,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已然形成,港人北上開拓生活的空間越來越大。肇慶市位於粵港澳大灣區西部,佔整個大灣區總面積的三分之一,土地、生活成本相對較低,香港直達肇慶的高鐵將於今年7月通車,屆時兩地交通時間縮短至1小時,令肇慶規劃中的「香港城」對港人吸引力急增。肇慶「香港城」規劃打造配套完善的安老社區,吸引本港長者遷居養老,無論從更好運用安老資源看,還是從更加適宜老人晚年安居看,都有很大的可行性。特區政府應在福利可攜性、香港安老機構在內地開設院舍提供便利等方面,協助香港老人把大灣區作為安老的重要選項。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視察香港時,指出大灣區建設要「大膽闖、大膽試,開出一條新路來,不要墨守成規」。肇慶規劃建設的「香港城」,不失為一個好嘗試。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應積極參與「香港城」的規劃建設,讓「香港城」名副其實。陳冬貼心講解「驢打滾」何靖「囍」剪影贈市民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繆健詩、李摯)中聯辦一連兩日(18日及19日)的公眾開放日活動昨日結束,活動共招待近2,000人參觀。首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親自迎接來訪的參觀者及與市民一起欣賞表演及交流、中聯辦副主任楊建平在歡迎儀式上作專題報告;昨日,續有中聯辦副主任陳冬、何靖分別出席活動,與到訪的市民一起觀賞表演及各項節目,進行交流,獲得市民大力點讚。昨日的工聯會專場分為上下午場,全日共有1,000名來自各屬會的工友及義工參加。早上9點半,市民早已分批到場,並紛紛在大堂「打卡」留念。至近10時,中聯辦副主任何靖出現,親自迎接一眾參觀者,旋即成為全場焦點,不少人都想與副主任合影,何靖都親切回應,現場互動氣氛融洽。看木偶表演也可上台操作未幾,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理事長黃國,榮譽會長林淑儀的陪同下,何靖與市民一同到三樓多功能廳內,欣賞泉州提線木偶表演,大家都被精彩的表演深深吸引目光,演畢後紛送上熱烈掌聲。市民更一一上台親嘗操作木偶的趣味,何靖亦有參與,並教導小朋友如何操作,場面溫馨。之後,何靖一行又先後參觀了辦史館,一同回顧中聯辦的歷史變遷;亦到了員工飯堂,共嚐特色小食;最後,則觀看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浦城剪紙」表演,非遺傳人更即場為嘉賓送「囍」,再由何靖將剪紙作品送予嘉賓。吳秋北笑指,「相信這個雙喜將能為工聯會帶來旗開得勝。」上午場活動正式結束。至下午場,中聯辦副主任陳冬出席,到場後即與市民一同參觀大樓,到各樓層感受中聯辦獨有風采,並率先到二樓的特色剪紙攤位,感受中華傳統剪紙藝術,領略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魅力。其後,陳冬再與市民共同欣賞木偶劇表演,來自福建泉州的木偶劇表演者以別具特色的手法演繹劇目,猶如為木偶注入生命力,讓木偶角色活靈活現,精湛的技藝讓觀眾目不暇給,大家紛紛拍手叫好。陳冬更即席向大家介紹泉州木偶劇的文化歷史,讓在座市民感受傳統中華技藝的魅力。陳冬又與現場市民互動,以及與喜愛木偶劇的小孩合影,一同紀念歡樂時光。市民踴躍試食「驢打滾」劇目結束後,陳冬與市民再到餐廳參觀,並分享了美食心得。就現場所見,各種點心精緻且美味,其中特色甜點「驢打滾」,不少香港市民都未曾聽聞,陳冬特意向市民介紹,並指「驢打滾」是值得一嚐美味,吸引市民紛紛上前品嚐,並交流心得。參觀過程中,陳冬一直與市民進行互動,在各個活動點拍照「打卡」,形象親切,深受市民歡迎。市民更紛紛表示活動讓他們獲益良多,如感受了剪紙、木偶戲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魅力,並從中學習了中國傳統文化,讓大家在歡欣中度過周末。上周六立法會審議修訂《逃犯條例》,反對派議員以違法暴力阻礙會議召開,導致多名建制派議員受傷。會後建制派議員已報警,反對派卻把會議混亂歸咎政府、立法會秘書處和建制派。反對派暴力衝擊立法會,癱瘓議會運作,明顯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及《侵害人身罪條例》。立法會議員並非「大晒」,在立法會內犯法,同樣可被刑事檢控,警方必須依法懲處違法者。反對派知法犯法,把街頭暴力搬入莊嚴的立法會議事堂,還諉過於人、倒打一耙,足證其顛倒是非、無品失格。為「拉死」修訂《逃犯條例》,反對派無底線瘋狂暴力干擾,佔據會議室及主席台、故意阻塞通道,不斷推撞、拉扯圍堵建制派議員,搶奪法案委員會主持人話筒,滋擾阻撓立法會保安人員維持秩序,最終令會議再度被迫中斷,更令多名建制派議員受傷。雖然,《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給予議員在議事中豁免權,但只局限於維護議會尊嚴和保障言論自由,並不包括刑事行為,議員在會議廳內阻止開會、襲擊傷人、毀壞公物等行為,都應被刑事檢控或民事追究。《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條訂明,任何人在立法會或任何委員會舉行會議時,引起或參加任何擾亂,致令立法會或該委員會的會議程序中斷或相當可能中斷,即屬犯罪,可處罰款1萬元及監禁12個月,如持續犯罪,另加每日罰款2000元。《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9條則規定,任何人(包括議員)襲擊、妨礙或騷擾任何前往或離開會議廳範圍,或在會議廳範圍內的任何議員;或襲擊、干預、騷擾、抗拒或妨礙任何正在執行職責的立法會人員等,即屬犯罪,可處罰款1萬元及監禁12個月。而《侵害人身罪條例》第40條的規定,觸犯普通襲擊罪可處監禁1年。民主黨的林卓廷、尹兆堅去年在立法會審議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會議上,拒絕聽從離開會議廳的指令,妨礙立法會人員執行職務,導致有保安人員受傷送院。二人已被落案控以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9條(b),即妨礙立法會人員執行職務;尹兆堅被加控一項侵害人身罪,案件正在審理之中。反對派反「一地兩檢」有議員因違法而遭檢控,此次反修訂《逃犯條例》,反對派拉布之暴力、社會影響之惡劣,較之反「一地兩檢」倍增,檢控違法的反對派議員,絕對合法合情合理。《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保障議員在會議進行中的權利,並不代表容許議員可為所欲為,議員也要受法律監管,違法沒有「免死金牌」。唯有依法辦事,才能保障立法會正常秩序,促使議員守法、理性議政。反對派不僅自組「山寨法案委員會」、自選「冒牌主席」,更公然阻礙立法會會議、滋擾立法會保安員,視法律和議事規則如無物,造成前所未見的混亂,卻反咬一口,指稱責任全在特首林鄭月娥身上,並詆譭由建制派最資深議員石禮謙主持的會議不合法、不合憲;更抹黑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與建制派互相包庇,召開非法會議。這充分暴露反對派的一貫習氣:惡人先告狀,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反對派永遠無錯;民主自由法治公義,永遠是反對派任意玩弄的囊中物。人在做,天在看。反對派借反修訂《逃犯條例》搞亂香港、謀取政治利益,喪失理性,獨裁霸道,醜態百出,廣大市民看在眼裡,記在心上,法律、公義、民意會對他們作出恰如其分的裁決。

垀眕鴃奪雁怮怮睿桾痲腔虜譫飲眒冪徹岍ㄛ筍岆蕉藉善爛ш侄橏鷁觸銜隅俶ㄛ軞洷咡嫁赽蔚懂夔劂佼瞳蔚赻撩珨汜煖須腔笙蜓腕眕換創﹝香港文匯報訊(記者盧靜怡廣州報道)在主論壇上,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董事長姜在忠發言指出,當前,屬於中國的「灣區經濟時代」已經來臨,這為媒體的新聞報道提供了豐富多彩的題材。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將自覺承擔起講好大灣區故事的使命和重任,並與媒體同行一道,以更廣的視野、更大的擔當,多做有益於三地融合的新聞,助力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姜在忠在主論壇發言中指出,當前,粵港澳大灣區已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灣區的建設與發展,在進一步深化內地和港澳交流合作的同時,也為我們的新聞報道提供了豐富多彩的題材,對如何在「一流灣區」建設中體現一流媒體的擔當與作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舞台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作為愛國愛港的主流媒體,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將自覺地承擔起講好大灣區故事的使命和重任,將採訪的觸角投向這一新聞富礦。同時也將與媒體同行一道,以更大的視野,對標國際灣區媒體,提升灣區在國際上的軟實力;以更大的責任,多做有益於兩地融合的新聞;以更大的擔當,助力於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保持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用鏡頭記錄變化向世界展示風采一是報道解讀灣區政策。我們將責無旁貸地承擔媒體責任,做政策與民眾之間的「連心橋」,吃透政策精神,提升專業能力,通過及時的、全面的、多種形式的報道,推動港人積極參與到大灣區建設中。 二是凝聚各方智慧。我們擁有廣泛的社會資源和權威的信息來源,在各個專業領域都有「朋友圈」,可以依靠這些力量組織開展與大灣區建設相關的公共政策和公共事務研究,實現管理智慧在政府、媒體、社會間的凝聚與整合。  三是報道好港澳同胞參與灣區建設的奮鬥故事。我們要不惜筆墨、不吝篇幅、積極挖掘、大力宣傳報道港澳同胞在灣區建設中湧現出的新人物、新典型、新經驗、新做法。四是報道好灣區建設取得的豐碩成就。我們不僅要宣傳大灣區的體制創新,還要用鏡頭和筆記錄下灣區建設的發展變化,記錄下灣區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成果,向世界展示灣區風采,向世界展示中國改革開放的新名片。劉紅兵:宏大命題推進將成「富礦」南方報業傳媒集團黨委書記、南方日報社社長劉紅兵在主論壇發言時表示,粵港澳大灣區不僅要建成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還要打造成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成為高質量發展的典範。「這些宏大命題的點滴推進,都將成為一座座新聞『富礦』,為媒體提供源源不斷的優質內容。」崔志濤:應朝融合互通方向發展澳門日報代總編輯崔志濤在主論壇上發言表示,大灣區各地媒體應當朝茖韟P發展、融合互通的方向發展。他指出,現在港澳同業有些已經把部分或主要作業轉移到大灣區,利用內地相對充足的傳媒人才、科技人才等資源,優化生產。噴氣現象頻繁4年來首提升警戒級別日本氣象廳昨日表示,位於神奈川縣的溫泉旅遊勝地箱根山,近期火山活動加劇,部分地區出現活躍噴氣現象,因此將火山噴發警戒級別,從第1級提升至第2級,為4年來首次,並對火山口周邊地區實施交通管制,呼籲民眾不要接近火山口。氣象廳指出,箱根山以蘆之湖西岸為震源中心的火山性地震次數,在上周五為零,但自前日起明顯增加,多達45次,昨日截至下午3時(香港時間下午2時)則有48次,附近的火山口大涌谷亦頻繁出現噴氣現象。當局除了禁止民眾進入火山口周邊範圍外,昨日亦暫停通往大涌谷的箱根纜車服務,並安排特別巴士班次,來往早雲山站和桃源台站。2015年曾小規模噴發箱根山距離東京約90公里,是一座海拔1,438米的活火山,鄰近地區有不少溫泉,是著名的「溫泉之鄉」,每年吸引大批遊客到訪。自共分5級的火山警戒系統於2009年開始實施後,箱根山一直維持在最低的第1級,氣象廳在2015年5月曾提升至第2級,並警告可能有蒸氣噴發的風險。箱根山同年6月出現小規模火山噴發,當局一度將火山噴發警戒級別提升至第3級,同年11月才解除警報,下調至第1級。■綜合報道譴狦囡眭薺呇岈昢垀婓膘垀眳場晞參※絨膘Ч垀﹜恅趙蕾垀﹜侘瓚佫龤斜龕臥稂,祥善謗爛奀潔傖峈譴狦扦頗郪眽絨膘腔珨醱よ秺,腕善譴狦隙逜赻笥⑹絨巹鍰絳腔詢僅ぜ歎﹝

堐黍(900) | ぜ蹦(980) | 蛌楷(356) |

奻珨うㄩag捚蚔

狟珨うㄩ遠捚摩芶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炰假瘋す2019-10-17

晛枘ロ睿§隸弊翐硌堤ㄛ秪拸楊毓些健褊Й鵛倛玸ㄛ秏滅埜輛趥薱◇騠廑跂攫蔡褒偷齱

む笢ぢ莉最唗笢笯笛衪祜腔虴薯﹜笯笛最唗岆瘁笢砦眕摯笯笛笛樵婓ぢ莉最唗笢腔虴薯脹恀枙剒猁笭萸壽蛁睿蕉噶﹝

踢埰笢2019-05-21 08:49:59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文森)香港的鼠患問題近期因為錄得多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而受到關注,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日前成立「撲滅鼠患大聯盟」,聯盟昨日凌晨找來「廣州鼠王」李鏡就示範以叉燒捉老鼠,最終在一晚內就捕捉到7隻老鼠,其中一隻更有手掌般大。「撲滅鼠患大聯盟」前晚10時展開捕鼠行動,先後到保安道街市、紅磡街市、油麻地街市三大衛生黑點放置超過70個設有鼠餌、老鼠膠的「平民捕鼠器」捕捉老鼠。「平民捕鼠器」最特別之處是以叉燒配合引誘劑作為鼠餌,李鏡就解釋,捕捉不同老鼠要配合不同引誘劑,舉例指叉燒上加入燒酒可以吸引雄鼠,而在鼠餌加入雞仔血則有助捕捉雌鼠。他指,行動所用的捕鼠器不難製作,成本亦便宜,老鼠會誤會捕鼠器只是一般的垃圾紙箱,但一進入後就會被老鼠板黏住,不會出現小朋友誤觸老鼠籠、捕鼠夾而受傷等問題。行動至昨日凌晨3時已經成功捕捉7隻老鼠,當中以油麻地街市外的北海街新填地街交界一共捕獲5隻老鼠最成功,聯盟並在保安道街市附近的一條後巷成功捉到一隻大如手掌般的老鼠。他們已聯絡食環署的活鼠收集服務前來收集老鼠,並計劃在今日總結行動成果。

怹庄卼2019-05-21 08:49:59

§隴毞睿砩俋祥眭闡跺珂懂﹝ㄛ江樂士前刑事檢控專員社會對修訂《逃犯條例》出現不少反對聲音,但不能因此而全盤否定修訂該條例,有助香港解決重大法律問題。修訂案容許香港以個案形式,將逃犯移送到中國其他地區,以及超過170個現時未與香港簽訂移交逃犯協議的國家或地區,令逃犯不能繼續利用現時的法律真空,將香港視為「避風港」,逃避法律制裁。現時保守估計最少有數百名逃犯藏匿香港,逃避其法律責任,他們不單破壞中國以至世界各國的執法系統,亦令香港聲譽受損,影響其他地區的執法者對香港打擊犯罪的信心。部分逃犯曾干犯極嚴重罪行,如有港人涉嫌在台灣殺害女友,逃回香港,卻未有為此負上刑責,情況令人不能接受。有違普通法基本原則有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人士認為,由於其他地區的法律體系和香港有差異,修訂《逃犯條例》應容許本港法院行使「額外屬地管轄權」,甚至提議涉嫌在內地犯罪的香港公民在本港受審,而不需移送回內地,並指這種情況已有先例。但是,只要仔細審查,就會發現他們的意見大多不切合現實,亦有違普通法處理刑事管轄權的基本原則。香港實行普通法,「屬地原則」普遍適用,即在絕大部分情況下,疑犯實施或策劃犯罪行動一定要在香港進行,當局才能對他們作出起訴。因此,香港需尊重案發地區的司法制度。英國法官迪普利希曾就這項原則作解釋,指其為「國際禮讓」一部分,即英國不能就任何人在英國以外的國家作出、且未有在英國造成不良後果的事進行處罰,否則就是無理干涉別國主權。這項原則必須獲得尊重。不過,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香港可獲得部分發生於其他地區的個案管轄權,並在本港就案件進行審訊。具體情況包括香港在國際慣例下,有必要承擔相關責任等。例如根據《刑事罪行條例》,香港可起訴在其他地區向未成年人進行性犯罪的人士,以配合國際社會打擊兒童色情旅遊,履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其他例子包括在《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下的部分罪行,例如盜竊、詐騙等,只要疑犯曾在香港進行一次「類似行動」,作為定罪所需的證據,便可就疑犯在其他地區的犯罪活動展開審訊。此外,在《防止賄賂條例》下,由於行賄會影響公職人員恰當履行職務,對香港造成直接影響,在香港或其他地區向公職人員提供利益,均屬犯罪行為。而在《侵害人身罪條例》中,雖然策劃殺人已屬犯罪行為,無論死者在哪裡遇害,檢方需證明疑犯在香港策劃殺人。同樣,即使條例將導致他人死亡列為犯罪,不管疑犯在哪裡行動,但在這種情況下,死者必須在香港死亡,香港檢方才能對疑犯作出起訴。雖然在部分情況下,香港修改了普通法治外法權的原則,但仍屬有限度延伸,並且只能用於沒有其他起訴手段的犯罪行動。同時,香港亦必須有相關法例,可在該犯罪行動在本港發生時有能力作出起訴,或犯罪的結果發生在香港,才可延伸治外法權原則。另一方面,檢方不能單邊假定對其他地區的犯罪有管轄權,該項犯罪在發生之前或之後亦需和香港有關。然而,反對修例的人士打算全盤推倒屬地原則,全然漠視普通法及「國際禮讓」,這樣的建議只會有利犯罪者,破壞香港協助其他地區執法者打擊犯罪的職責。此外,即使推翻既定原則,讓香港獲得對其他地區犯罪的管轄權,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刑事犯罪或刑罰無追溯力的原則,亦只適用於以後發生的犯罪,現時遭內地、澳門、台灣等地通緝的逃犯,仍可逃避法律責任。修例消除法律隱患 屬地原則的制訂具有十分實際的考慮,犯罪行為在香港以外的地區發生後,一貫由當地執法部門進行調查,犯罪證據亦由對方收集,因而香港執法部門插手干預其管轄權,有機會引起其不滿,當地執法部門亦未必願意將證據移交予香港執法部門。有人提出,可單獨處理台灣殺人案,但此提議忽視了整體情況。台灣殺人案只是提供契機,實際上逃犯問題在香港存在多年,需獲得全面解決,香港必須運用今次機會消除隱患,擺脫「罪犯避風港」的印象。政府必須堅定不移推動修例,不受似是而非的法律爭執干預。(本文原文為英文,由本報翻譯,題目和內文小標題為編輯所加。)﹝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方面膠荂A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認為,將條例草案「直上大會」是符合議事規則的做法,亦有充分時間讓議員發表意見及討論,倘因此而再有議會暴力,他認為責任完全在反對派身上。民建聯主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k坦言,有關法案委員會在反對派阻撓下,超過一個月都未選出主席,自己作為內會主席,必須讓有關工作前行,開始審議,實踐憲制賦予的權力。讓議會回歸正常理性譚耀宗批評,反對派議員故意阻撓法案委員會選主席,現在議會要踏出第一步回歸正常理性。他冀反對派議員撫心自問,早前法案委員會內的暴力局面是否有必要,並認為反對派議員約見其他建制派議員討論也只是「擺姿態」,不是真心想討論和為了香港好。直上大會仍可提修訂李慧k表示,議會內出現暴力衝突不是香港市民所樂見的,更直接傷害香港和香港議會的國際形象。她認同修訂《逃犯條例》直上大會討論是符合議事規則,如有不同意見,亦以是否符合議事規則作優先考慮。她指出,支持直上大會不等於支持通過政府提的草案,議員依然可以向政府提出修訂要求。李慧k認為,審議修例工作長期不能展開非香港之福,對議會運作和審議工作不是一件好事,冀議員可達成共識,否則或要投票表決。﹝

踢鏍笘2019-05-21 08:49:59

婓姘遠噫硒楊湮褶條ぜ恁魂雄笢ㄛ囀蟹嘉遠噫潼舷硒楊勦斪婬斐槽憎ㄛ婓鳳蔣杅講奻姘齬靡菴3﹝ㄛ§慇褪郅馨佴羶衄憩陔習謹睿陔醴腔華釬佽隴﹝﹝《h越時光--一種屋h情懷》的耐讀,正在於它的情懷。作者梁瑋鑫,香港八零後,中學時開始用相機記錄屋h,並漸漸成長為純粹的「屋h愛好者」,在記錄的同時融入思考與情感,最終形成了「一種屋h情懷」,真實而溫暖。這情懷流淌於筆端、無聲地融入圖片,見證了香港屋h的起源、構成、發展與變化,追逐茈肮〞熒洃齠P時代前行的步伐,讓我們從字裡行間與每一幀圖片之中能夠觸摸到這個城市滾燙的心跳。■文:趙陽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作者必須首先面對一個問題:受眾。香港讀者,對屋h已然比較熟悉,倘若圍繞「屋h是什麼」來展開,難免讓人生倦;非香港本土人士,對屋h又可能只是觀其形、而不知其裡,難免對「屋h是什麼」這個問題有蚇@厚興趣。梁瑋鑫選擇了一個角度:以他出生的一九八零年作為分割點,對之前三十年設計與建成的屋h,從他的鏡頭印記出發,以觀察者的角度找尋,總結概括屋h的特點,並深入闡釋了香港屋h從啟蒙到發展初期在城市規劃上的角色定位與功能考量。這顯然有種「補救式」尋找的意味,「對我這個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來說,五十年代的徙置區如隔世故事,總是神秘而遙遠。」他把讀者帶入自己的故事,在故事中與讀者分享喜愛公共屋h的原因:強烈的密集主義,十分鮮明的形象,由於親人居住所在而產生的親切感等。這不但為香港本地讀者對屋h的這段起源和發展歷程提供了新的認知路徑,而且為有興趣了解屋h的非本地讀者提供了深入淺出的興趣讀本。對於一九八零年代至今的屋h,作者更多地從建築學角度進行解讀,增強了科普性。作者在講述屋h變遷時,處處茞援鞳u功效」,即從居住者的角度出發,在看似科普的文字裡,也寫出了對於屋h設計的真實體驗。有了這些文字做基礎,與之相匹配的不同年代的屋h圖片,就不再是「外行看熱鬧」的認知圖,而成為引領讀者深刻理解屋h設計與人居關係這一大主題的示意圖、人文圖。可以說這本書通過見證屋h七十年變遷,反映了城市於發展過程中對「以人為本」理念的堅守,這對於當下的城市規劃與治理,有茞`刻的現實啟迪。鏡頭下的人情味人情味,是這本書的一大特色。不論是文字講述,還是圖片呈現,作者力圖用它們記錄歲月的痕跡:「屋h就是社會的縮影,包含的元素多不勝數,由建築美學到人文風景,每每可從細微之處找到有趣的地方。」從屋h裡的晾曬衣物形成的萬國風情畫,到與屋h配套的兒童遊樂設施帶給一代又一代香港人的童年記憶;從傳統風俗成為屋h人文生活之中不可或缺的種種儀式和景致,到已然成為歷史的屋h涼亭式熟食檔;從各式各樣的屋h小店,到屋h的生活尋常之中累積的一點一滴,表達「生活處處皆有愛」這樣一個溫暖的主題。拍攝於2014年華富h的逆光相片,橫跨220-221頁,剛剛打籃球歸來的少年,在正午的陽光下將籃球拋向天空。作者捕捉了這一瞬間。逆光下的主體層次分明,線條突出,兩座樓宇之間,陽光、藍天,少年的雙手和有力的步伐,暗喻蚍未帘M希望。逆光之中的明快,與其說是攝影師藝術觸覺的把握與呈現,不如說是他隱藏於內心深處的對屋h的愛與期冀。226頁上,拍攝於2016年梨木樹h的照片,一個戴荈礎熅永隤漯曭怴A坐在乒乓球^上。從光影可以看出,那是一個色彩較深的午後,半黑半白的髮色,為光影略添了一抹凝重。男主人公上身穿茈捰滫漲迮釭A,卻赤虒},一雙藍色的拖鞋脫落在地上,似與羽絨服形成一種對比。我從圖片中讀出了這個屋h中的男人內心或存的無奈和不甘。晾曬被子衣物的照片,大部分沒有「人像」,但通過顏色的對比、抓住因建築結構不同呈現出的不同狀態,生動地表達了市民的生活智慧,讓圖片洋溢茈肮〞熒鑄﹛C209頁三聖h的海產品店舖,中年女人的凝思、丈夫的憨笑,似與黃燦燦的魚乾無聲地唱和,夜色就那樣暖了起來。這些帶有人情味的表達,成為這個城市人文的光影,濃縮在記憶的香片中。溫暖的情懷,在於一顆向美的心,如作者所說,當某一天,他在何文田h休憩處拍攝時,鏡頭捕捉到一個長椅上讀報的老伯,他欲按下快門,忽發現一隻貓在旁邊散步。此時,他進行了溫暖的猜測:貓與老人應該是樂於親近的。於是,他等了很久,用鏡頭驗證了自己的判斷:貓輕輕地跳上長椅,一邊曬太陽,一邊默默地陪伴老人。人與貓的目光交匯之處,以及攝影師的期待和耐心等待,我想,正是溫暖的情懷所在。傳遞「真實的片刻」一本書,究竟能承載多少分量?除了書本身的內容及其藝術價值,我更關注作者的理想和情懷。梁瑋鑫,這個香港的年輕人,把攝影和記錄屋h作為自己生活和生命的一部分,二十幾年如一日,用內心的堅守收了一份人文理想的滋養。這種堅守與付出,在當下、在今天,尤為寶貴。「童年時對公共屋h建立情愫,中學時舉起相機尋找消失的屋h片段,一天一點搜集資料,認識每一條屋h的歷史,年年月月的實地觀察,由冰冷的建築物中拾回點點屋h溫情。現在的我依然不清楚我拍出來的相片有沒有藝術價值,但至少我希望可以為每一張相片傳遞一個小故事,一個真實的片刻。」我不禁想起已故畫家吳冠中先生在世時曾說:「執蚗雩茯O一種真實。」梁瑋鑫說:「觀察,是相信你所看到的;喜愛,是相信你所荌g的。」用一種溫暖的情懷,表達和傳遞「真實的片刻」,記錄這個城市的美好,對於我們這個城市和人生,不僅必要,而且意義深遠。﹝

糑悕鑠2019-05-21 08:49:59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方面膠荂A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認為,將條例草案「直上大會」是符合議事規則的做法,亦有充分時間讓議員發表意見及討論,倘因此而再有議會暴力,他認為責任完全在反對派身上。民建聯主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k坦言,有關法案委員會在反對派阻撓下,超過一個月都未選出主席,自己作為內會主席,必須讓有關工作前行,開始審議,實踐憲制賦予的權力。讓議會回歸正常理性譚耀宗批評,反對派議員故意阻撓法案委員會選主席,現在議會要踏出第一步回歸正常理性。他冀反對派議員撫心自問,早前法案委員會內的暴力局面是否有必要,並認為反對派議員約見其他建制派議員討論也只是「擺姿態」,不是真心想討論和為了香港好。直上大會仍可提修訂李慧k表示,議會內出現暴力衝突不是香港市民所樂見的,更直接傷害香港和香港議會的國際形象。她認同修訂《逃犯條例》直上大會討論是符合議事規則,如有不同意見,亦以是否符合議事規則作優先考慮。她指出,支持直上大會不等於支持通過政府提的草案,議員依然可以向政府提出修訂要求。李慧k認為,審議修例工作長期不能展開非香港之福,對議會運作和審議工作不是一件好事,冀議員可達成共識,否則或要投票表決。ㄛ噴氣現象頻繁4年來首提升警戒級別日本氣象廳昨日表示,位於神奈川縣的溫泉旅遊勝地箱根山,近期火山活動加劇,部分地區出現活躍噴氣現象,因此將火山噴發警戒級別,從第1級提升至第2級,為4年來首次,並對火山口周邊地區實施交通管制,呼籲民眾不要接近火山口。氣象廳指出,箱根山以蘆之湖西岸為震源中心的火山性地震次數,在上周五為零,但自前日起明顯增加,多達45次,昨日截至下午3時(香港時間下午2時)則有48次,附近的火山口大涌谷亦頻繁出現噴氣現象。當局除了禁止民眾進入火山口周邊範圍外,昨日亦暫停通往大涌谷的箱根纜車服務,並安排特別巴士班次,來往早雲山站和桃源台站。2015年曾小規模噴發箱根山距離東京約90公里,是一座海拔1,438米的活火山,鄰近地區有不少溫泉,是著名的「溫泉之鄉」,每年吸引大批遊客到訪。自共分5級的火山警戒系統於2009年開始實施後,箱根山一直維持在最低的第1級,氣象廳在2015年5月曾提升至第2級,並警告可能有蒸氣噴發的風險。箱根山同年6月出現小規模火山噴發,當局一度將火山噴發警戒級別提升至第3級,同年11月才解除警報,下調至第1級。■綜合報道﹝甡迖姘陓蚚陓洘僕砅す怢(匟昹)膘扢眈勤黃蕾腔※陓眢湃§稊妢昢炵苀,頗肮衄壽窒藷颯摩淕磁衄翑衾踢睇凳妎梗陓蚚瑞玸腔眈壽陓洘,抻坰膘蕾陓蚚陓洘稊妢昢睿瑞玸奪諷陔耀宒﹝﹝

陝掀捚坢2019-05-21 08:49:59

美國波音公司前日承認,737-MAX型號客機中用作培訓機師的飛行模擬軟件存在缺陷,現已修復。這是737-MAX客機在半年內發生兩宗致命空難後,首次承認相關軟件有問題,但未透露最早於何時發現。波音在聲明中表示,已修復737-MAX飛行模擬軟件,並補充操作裝置所需的資訊,確保適用於所有實際飛行狀況,但未交代何時首次發現相關問題,以及有否通知監管機構。據波音指出,3月埃塞俄比亞航空空難及去年10月印尼獅子航空空難遇上的航空狀況,無法在飛行模擬軟件中重現。經修復後,機師可模擬在出現相關情況時,能使用控制飛機角度的手動調節輪,令飛機回復穩定。目前全球禁飛737-MAX,擁有34架737-MAX的美國西南航空指出,預計今年稍後收到新模擬軟件,擁有24架737-MAX的美國航空則提到,約於12月起可開始使用,並正與相關監管機構研究,是否需提供額外訓練。■綜合報道ㄛ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文森)香港的鼠患問題近期因為錄得多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而受到關注,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日前成立「撲滅鼠患大聯盟」,聯盟昨日凌晨找來「廣州鼠王」李鏡就示範以叉燒捉老鼠,最終在一晚內就捕捉到7隻老鼠,其中一隻更有手掌般大。「撲滅鼠患大聯盟」前晚10時展開捕鼠行動,先後到保安道街市、紅磡街市、油麻地街市三大衛生黑點放置超過70個設有鼠餌、老鼠膠的「平民捕鼠器」捕捉老鼠。「平民捕鼠器」最特別之處是以叉燒配合引誘劑作為鼠餌,李鏡就解釋,捕捉不同老鼠要配合不同引誘劑,舉例指叉燒上加入燒酒可以吸引雄鼠,而在鼠餌加入雞仔血則有助捕捉雌鼠。他指,行動所用的捕鼠器不難製作,成本亦便宜,老鼠會誤會捕鼠器只是一般的垃圾紙箱,但一進入後就會被老鼠板黏住,不會出現小朋友誤觸老鼠籠、捕鼠夾而受傷等問題。行動至昨日凌晨3時已經成功捕捉7隻老鼠,當中以油麻地街市外的北海街新填地街交界一共捕獲5隻老鼠最成功,聯盟並在保安道街市附近的一條後巷成功捉到一隻大如手掌般的老鼠。他們已聯絡食環署的活鼠收集服務前來收集老鼠,並計劃在今日總結行動成果。﹝陳冬貼心講解「驢打滾」何靖「囍」剪影贈市民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繆健詩、李摯)中聯辦一連兩日(18日及19日)的公眾開放日活動昨日結束,活動共招待近2,000人參觀。首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親自迎接來訪的參觀者及與市民一起欣賞表演及交流、中聯辦副主任楊建平在歡迎儀式上作專題報告;昨日,續有中聯辦副主任陳冬、何靖分別出席活動,與到訪的市民一起觀賞表演及各項節目,進行交流,獲得市民大力點讚。昨日的工聯會專場分為上下午場,全日共有1,000名來自各屬會的工友及義工參加。早上9點半,市民早已分批到場,並紛紛在大堂「打卡」留念。至近10時,中聯辦副主任何靖出現,親自迎接一眾參觀者,旋即成為全場焦點,不少人都想與副主任合影,何靖都親切回應,現場互動氣氛融洽。看木偶表演也可上台操作未幾,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理事長黃國,榮譽會長林淑儀的陪同下,何靖與市民一同到三樓多功能廳內,欣賞泉州提線木偶表演,大家都被精彩的表演深深吸引目光,演畢後紛送上熱烈掌聲。市民更一一上台親嘗操作木偶的趣味,何靖亦有參與,並教導小朋友如何操作,場面溫馨。之後,何靖一行又先後參觀了辦史館,一同回顧中聯辦的歷史變遷;亦到了員工飯堂,共嚐特色小食;最後,則觀看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浦城剪紙」表演,非遺傳人更即場為嘉賓送「囍」,再由何靖將剪紙作品送予嘉賓。吳秋北笑指,「相信這個雙喜將能為工聯會帶來旗開得勝。」上午場活動正式結束。至下午場,中聯辦副主任陳冬出席,到場後即與市民一同參觀大樓,到各樓層感受中聯辦獨有風采,並率先到二樓的特色剪紙攤位,感受中華傳統剪紙藝術,領略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魅力。其後,陳冬再與市民共同欣賞木偶劇表演,來自福建泉州的木偶劇表演者以別具特色的手法演繹劇目,猶如為木偶注入生命力,讓木偶角色活靈活現,精湛的技藝讓觀眾目不暇給,大家紛紛拍手叫好。陳冬更即席向大家介紹泉州木偶劇的文化歷史,讓在座市民感受傳統中華技藝的魅力。陳冬又與現場市民互動,以及與喜愛木偶劇的小孩合影,一同紀念歡樂時光。市民踴躍試食「驢打滾」劇目結束後,陳冬與市民再到餐廳參觀,並分享了美食心得。就現場所見,各種點心精緻且美味,其中特色甜點「驢打滾」,不少香港市民都未曾聽聞,陳冬特意向市民介紹,並指「驢打滾」是值得一嚐美味,吸引市民紛紛上前品嚐,並交流心得。參觀過程中,陳冬一直與市民進行互動,在各個活動點拍照「打卡」,形象親切,深受市民歡迎。市民更紛紛表示活動讓他們獲益良多,如感受了剪紙、木偶戲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魅力,並從中學習了中國傳統文化,讓大家在歡欣中度過周末。﹝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摩芶ag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萇蚔ag88 ag遠捚忒儂す怢 ag遠捚夥厙 ag捚蚔 遠捚忒儂app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幛梅頗 遠捚腎翻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夥厙 遠捚忒儂 遠捚萇蚔厙桴 ag捚蚔 ag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ag摩芶 ag蚔竻頗 遠捚忒儂 ag蚔竻頗 ag遠捚夥厙狟婥 ag遠捚よ耦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忒儂app 遠捚ag忒儂唳 ag遠捚腎翹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摩芶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忒儂す怢 ag遠捚萇蚔 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ag88 ag遠捚蚔牁 ag捚蚔 遠捚腎翻 ag萇蚔夥厙忒儂唳 ag遠捚蚔牁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遠捚夥厙 ag遠捚夥厙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agよ耦 ag蚔竻頗夥厙 遠捚ag摩芶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ag夥厙 遠捚ag蛁聊 遠捚app ag遠捚よ耦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腎翹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遠捚ag忒儂腎翹 ag夥厙 遠捚萇蚔厙桴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蚔竻頗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す怢 遠捚萇蚔ag88 ag遠捚腎翹 遠捚す怢 ag遠捚腎翹 遠捚app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ag忒儂唳 遠捚夥厙 ag遠捚萇蚔 ag遠捚す怢 遠捚agす怢 遠捚ag蛁聊 遠捚萇蚔す怢 ag遠捚腎翹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萇蚔 遠捚忒儂唳 遠捚ag摩芶 遠捚摩芶 ag遠捚夥厙 ag蚔竻頗夥厙 遠捚よ耦泆 遠捚agす怢 遠捚agす怢 遠捚摩芶app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摩芶 ag遠捚夥厙 遠捚agす怢 遠捚摩芶app ag遠捚忒儂唳 ag夥厙 遠捚agよ耦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す怢 ag遠捚 ag遠捚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agす怢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ag忒儂腎翹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摩芶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よ耦泆 ag遠捚摩芶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厙桴 ag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ag ag遠捚蚔牁 ag遠捚夥厙す怢 ag蚔竻頗夥厙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ag忒儂唳 ag遠捚よ耦泆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摩芶 遠捚幛梅頗 ag遠捚忒儂腎翻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忒儂腎翻 ag遠捚よ耦 ag遠捚夥厙 遠捚摩芶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agよ耦 ag遠捚摩芶夥厙 遠捚ag摩芶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ag夥厙 遠捚agす怢 ag遠捚摩芶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agよ耦泆 遠捚忒儂app ag遠捚忒儂唳 ag捚蚔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ag腎翹 遠捚agす怢 遠捚よ耦泆狟婥 ag遠捚忒儂唳 ag遠捚よ耦泆 ag遠捚夥厙す怢 ag遠捚す怢 遠捚幛梅頗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摩芶 ag遠捚摩芶夥厙 遠捚ag忒儂唳 遠捚agよ耦泆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萇蚔蛁聊 ag萇蚔夥厙忒儂唳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ag蛁聊 遠捚萇蚔ag 遠捚摩芶app ag遠捚摩芶夥厙 遠捚agす怢 ag遠捚夥厙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ag腎翹 ag遠捚萇蚔厙硊 遠捚摩芶ag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夥厙 ag遠捚忒儂す怢 遠捚よ耦泆 ag蚔竻頗夥厙 ag遠捚忒儂腎翻 ag蚔竻頗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萇蚔 ag蚔竻頗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agす怢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よ耦泆 ag遠捚夥厙す怢 ag遠捚忒儂唳 ag遠捚腎翹 遠捚摩芶 遠捚app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幛梅頗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摩芶ag 遠捚ag摩芶 遠捚ag蛁聊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腎翻 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 遠捚忒儂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app ag遠捚夥厙す怢 ag遠捚忒儂腎翻 ag遠捚萇蚔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摩芶 ag遠捚夥厙 遠捚夥厙 遠捚摩芶app 遠捚ag夥厙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ag蛁聊 遠捚agす怢 遠捚ag腎翹 遠捚忒儂app 遠捚ag腎翹 遠捚ag腎翹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夥厙 遠捚agす怢 ag萇蚔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腎翹 ag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agす怢 ag遠捚忒儂腎翻 ag遠捚蚔牁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ag ag遠捚夥厙 遠捚agよ耦泆 遠捚app 遠捚す怢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萇蚔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す怢 遠捚app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agよ耦泆 遠捚agす怢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pp ag腎翹 遠捚 遠捚忒儂app ag遠捚腎翹 遠捚agよ耦 ag遠捚萇蚔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萇蚔ag88 遠捚萇蚔 遠捚摩芶ag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萇蚔厙硊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ag忒儂腎翹 ag遠捚夥厙す怢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萇蚔ag 遠捚忒儂狟婥 ag捚蚔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萇蚔 ag萇蚔 遠捚摩芶app 遠捚夥厙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幛梅頗 遠捚ag夥厙 ag遠捚忒儂す怢 遠捚agす怢 ag遠捚腎翹 遠捚摩芶ag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萇蚔 遠捚摩芶app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す怢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gよ耦泆 ag夥厙 ag腎翹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よ耦泆 遠捚ag夥厙 ag遠捚萇蚔厙硊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よ耦泆 遠捚agよ耦 遠捚agよ耦 遠捚す怢 遠捚ag夥厙 遠捚忒儂唳 遠捚agす怢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捚蚔 ag遠捚摩芶 遠捚ag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忒儂腎翻 ag捚蚔 ag遠捚夥厙狟婥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夥厙す怢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忒儂唳 ag捚蚔 遠捚ag蛁聊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agよ耦泆 遠捚ag忒儂唳 遠捚よ耦泆 ag遠捚腎翹 ag遠捚蚔牁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蚔牁 遠捚夥厙 ag蚔竻頗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摩芶ag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萇蚔ag88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ag蛁聊 遠捚agよ耦泆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腎翻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蚔牁 遠捚夥厙 遠捚幛梅頗 ag遠捚蚔牁 遠捚ag夥厙 遠捚萇蚔ag88 ag遠捚蚔牁 遠捚摩芶ag ag遠捚夥厙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摩芶 遠捚忒儂app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す怢 遠捚agす怢 遠捚ag夥厙 遠捚ag夥厙 遠捚よ耦泆 ag遠捚 遠捚摩芶ag ag遠捚す怢 ag遠捚夥厙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夥厙 ag夥厙 遠捚ag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忒儂す怢 遠捚夥厙 ag遠捚 遠捚ag蛁聊 遠捚ag夥厙 ag遠捚す怢 遠捚萇蚔ag88 遠捚萇蚔 ag腎翹 遠捚app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遠捚ag夥厙 遠捚摩芶 ag腎翹 遠捚忒儂狟婥 ag捚蚔 ag遠捚腎翹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蚔竻頗夥厙 遠捚 遠捚ag摩芶 遠捚ag蛁聊 ag夥厙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摩芶app ag遠捚忒儂す怢 遠捚萇蚔ag88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ag夥厙 ag遠捚す怢 遠捚ag腎翹 遠捚萇蚔 ag遠捚摩芶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ag腎翹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ag遠捚蚔牁 ag遠捚摩芶夥厙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夥厙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夥厙 遠捚幛梅頗 ag遠捚摩芶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ag蚔竻頗夥厙 遠捚ag蛁聊 遠捚app ag遠捚蚔牁 ag遠捚よ耦 遠捚摩芶 ag遠捚よ耦 遠捚腎翻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agよ耦泆 ag腎翹 ag遠捚蚔牁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よ耦泆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摩芶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app 遠捚ag夥厙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ag蛁聊 ag遠捚萇蚔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摩芶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agす怢 ag遠捚す怢 遠捚ag忒儂唳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ag遠捚夥厙 遠捚腎翻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蚔牁 遠捚app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捚蚔 ag夥厙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よ耦泆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遠捚夥厙 ag遠捚摩芶 遠捚腎翻 ag遠捚萇蚔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萇蚔ag88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幛梅頗 遠捚よ耦泆狟婥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ag遠捚夥厙狟婥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腎翹 遠捚萇蚔 ag遠捚萇蚔 ag遠捚蚔牁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萇蚔ag88 ag遠捚夥厙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ag腎翹 ag遠捚忒儂す怢 ag遠捚よ耦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す怢 遠捚萇蚔す怢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す怢 遠捚agよ耦泆 遠捚萇蚔ag ag遠捚萇蚔夥厙 ag捚蚔 遠捚忒儂 遠捚app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ag忒儂腎翹 ag遠捚腎翹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腎翹 遠捚萇蚔ag88 遠捚す怢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萇蚔厙桴 ag遠捚夥厙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よ耦泆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ag蛁聊 遠捚萇蚔ag 遠捚摩芶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agよ耦 遠捚app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遠捚 ag遠捚よ耦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す怢 ag遠捚腎翹 遠捚agよ耦泆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ag夥厙 ag捚蚔 ag遠捚 ag腎翹 ag遠捚夥厙狟婥 ag遠捚夥厙 ag遠捚夥厙狟婥 ag蚔竻頗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萇蚔 ag遠捚夥厙 ag遠捚忒儂す怢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忒儂唳 遠捚忒儂唳 遠捚ag 遠捚萇蚔ag88 遠捚腎翻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摩芶 ag遠捚夥厙 ag遠捚蚔牁 遠捚萇蚔ag88 遠捚摩芶app ag遠捚摩芶夥厙 遠捚ag摩芶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ag忒儂腎翹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摩芶ag 遠捚ag忒儂腎翹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萇蚔 ag遠捚忒儂す怢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ag遠捚蚔牁 ag遠捚萇蚔 ag萇蚔 ag遠捚す怢 遠捚萇蚔厙桴 ag遠捚よ耦 ag腎翹 遠捚萇蚔ag88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g腎翹 ag遠捚萇蚔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夥厙 ag遠捚摩芶 ag腎翹 ag蚔竻頗 遠捚agす怢 遠捚忒儂唳 遠捚腎翻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ag蛁聊 遠捚agよ耦泆 ag腎翹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摩芶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agよ耦泆 遠捚腎翻 遠捚萇蚔ag88 ag腎翹 遠捚す怢 ag遠捚蚔牁 遠捚agよ耦 遠捚agす怢 遠捚摩芶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腎翻 ag遠捚摩芶夥厙 ag蚔竻頗夥厙 ag蚔竻頗 遠捚ag蛁聊 遠捚ag夥厙 ag遠捚よ耦 遠捚忒儂唳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萇蚔ag88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ag腎翹 遠捚摩芶app ag腎翹 ag遠捚萇蚔厙硊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す怢 遠捚夥厙 遠捚ag蛁聊 ag夥厙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摩芶app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 遠捚agよ耦 遠捚 ag捚蚔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pp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ag遠捚忒儂唳 ag蚔竻頗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よ耦泆狟婥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す怢 遠捚ag夥厙 ag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遠捚摩芶 遠捚忒儂app ag遠捚夥厙 遠捚app ag腎翹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腎翻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pp 遠捚ag夥厙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ag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萇蚔す怢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蚔竻頗 遠捚萇蚔ag88 ag捚蚔 遠捚ag蛁聊 ag遠捚蚔牁 遠捚agす怢 ag蚔竻頗 遠捚ag夥厙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す怢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蚔牁 遠捚ag夥厙 遠捚ag摩芶 遠捚忒儂 遠捚ag腎翹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忒儂 遠捚agよ耦 ag萇蚔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萇蚔ag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摩芶ag ag腎翹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ag夥厙 遠捚よ耦泆狟婥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摩芶ag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よ耦泆 ag遠捚よ耦 遠捚幛梅頗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g腎翹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ag夥厙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夥厙 遠捚忒儂app ag萇蚔夥厙忒儂唳 ag捚蚔 遠捚agよ耦 遠捚よ耦泆狟婥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腎翻 ag遠捚す怢 遠捚忒儂 遠捚腎翻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agよ耦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萇蚔 遠捚ag腎翹 遠捚app ag遠捚忒儂腎翻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萇蚔 遠捚摩芶app 遠捚agよ耦泆 ag遠捚萇蚔 ag捚蚔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萇蚔 遠捚萇蚔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よ耦 遠捚幛梅頗 遠捚萇蚔ag ag蚔竻頗夥厙 ag遠捚夥厙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ag遠捚す怢 遠捚ag腎翹 遠捚ag忒儂腎翹 ag遠捚夥厙 遠捚app ag遠捚蚔牁 遠捚萇蚔ag88 ag遠捚夥厙 遠捚忒儂app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萇蚔厙桴 ag萇蚔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ag摩芶 遠捚ag腎翹 遠捚摩芶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萇蚔す怢 ag捚蚔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摩芶app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ag腎翹 ag遠捚よ耦泆 遠捚幛梅頗 遠捚ag夥厙 遠捚幛梅頗 遠捚よ耦泆 ag遠捚す怢 遠捚摩芶app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摩芶app 遠捚ag蛁聊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忒儂腎翻 ag腎翹 ag遠捚萇蚔 遠捚ag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厙桴 遠捚よ耦泆 ag萇蚔夥厙忒儂唳 遠捚agよ耦 ag遠捚腎翹 ag腎翹 遠捚app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agす怢 遠捚幛梅頗 ag遠捚腎翹 ag遠捚萇蚔厙硊 遠捚萇蚔厙桴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萇蚔夥厙 ag遠捚夥厙す怢 ag遠捚よ耦 遠捚忒儂狟婥 ag遠捚萇蚔夥厙忒儂唳 ag遠捚よ耦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萇蚔 遠捚ag摩芶 遠捚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よ耦 ag遠捚忒儂唳 遠捚摩芶app ag遠捚夥厙 ag遠捚腎翹 遠捚ag蛁聊 ag遠捚腎翹 遠捚agす怢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厙桴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ag夥厙 ag遠捚夥厙す怢 ag遠捚摩芶夥厙 遠捚agよ耦 遠捚萇蚔蛁聊 ag遠捚蚔牁 遠捚萇蚔ag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よ耦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忒儂狟婥 遠捚夥厙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ag88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 遠捚agよ耦 ag遠捚摩芶夥厙 遠捚agよ耦泆 ag遠捚す怢 遠捚ag蛁聊 遠捚夥厙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夥厙 遠捚萇蚔蛁聊 遠捚ag蛁聊 遠捚app 遠捚app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萇蚔夥厙 遠捚忒儂app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腎翹 遠捚摩芶app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摩芶夥厙 ag遠捚蚔牁 遠捚agよ耦 ag遠捚夥厙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遠捚agす怢 遠捚ag腎翹 ag捚蚔 遠捚萇蚔す怢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遠捚ag夥厙 ag遠捚す怢 ag遠捚萇蚔厙硊 遠捚夥厙 遠捚app 遠捚ag忒儂諦誧傷 ag遠捚夥厙狟婥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萇蚔厙桴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幛梅頗 遠捚萇蚔厙桴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ag遠捚腎翹 遠捚agす怢 ag遠捚夥厙 ag遠捚す怢 遠捚ag夥厙 遠捚app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遠捚agよ耦 ag遠捚夥厙狟婥 ag遠捚忒儂腎翻 遠捚夥厙 遠捚忒儂唳 遠捚忒儂唳 ag遠捚す怢 ag蚔竻頗 遠捚萇蚔砑蚻憩蚻 ag遠捚よ耦 遠捚ag忒儂唳 遠捚app 遠捚ag蛁聊 ag遠捚忒儂唳 ag遠捚忒儂唳 ag蚔竻頗 ag遠捚夥厙狟婥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遠捚忒儂app ag萇蚔 遠捚よ耦泆 遠捚萇蚔ag 遠捚ag腎翹 ag遠捚夥厙狟婥 ag蚔竻頗夥厙 遠捚ag忒儂唳 ag遠捚よ耦 ag蚔竻頗夥厙 ag遠捚す怢 遠捚萇蚔軓氈夥厙 ag遠捚夥厙す怢 遠捚agよ耦泆狟婥 ag遠捚忒儂諦誧傷 ag遠捚萇蚔夥源厙桴 遠捚ag忒儂腎翹 ag遠捚蚔牁 遠捚ag忒儂唳 遠捚agよ耦泆 ag遠捚蚔牁 ag遠捚夥厙狟婥 ag遠捚よ耦泆 ag腎翹 遠捚ag 遠捚agす怢